因為身在媒體,並且任新一屆省政協委員,討論時與醫療衛生界同組,所以熟識一些醫院領導。平時偶通音訊,開會暢所欲言,聊得最多的,是由地方乃至全省殺將出來,做強做大,其難無比。
  僅以 “呵呵”應對顯然不禮貌,無教養,因此筆者每次都祭出兩說回應。一是想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,必須做常人難以做到的事,起得比雞早、睡得比狗晚、幹得比牛累、吃得比豬差是最基本的;二是大家實力、水平、條件、機遇、運氣都不相上下,求勝欲望和用功程度也差一抹二,難分伯仲自在情理之中。
  但在心裡,筆者常想的是:一朵花兒開,幾朵花兒敗?若一家匹馬殺出,獨領風騷,不知該有多少家倒下和倒霉。其原因,不是逆潮流而動反對競爭,筆者深知,一個社會若無爭強好勝之心,必然渾渾噩噩,未來黯淡;也不是違背人性討厭個人奮鬥,筆者活命近半世紀,正是循此路徑屢屢受益。而是醫療環境溝壑縱橫,弊病叢生,不允許如此作為;或者換言之,努力做了,不僅無助於問題解決,反而有可能使情形愈加不堪。我省尤其典型。不管上至省城,還是下及市縣,各公立醫院條件和水平都參差不齊,有如霄壤。最好的與最差的比較,一者資金充裕,患者絡繹,醫護人員勞累有加卻工資無虞,福利待遇還逐日向好,年年優渥;一者則捉襟見肘,門庭冷落,醫者閑而無聊,收入微不足道,獎金、職稱、住房等羞於啟齒。如此情形已然糟糕,再有一間醫院陡然爆發,超越同儕,吸引眾多患者,吸納大量資金,必然造成新的失衡,甚至使畸形局面更加扭曲:要麼原來牛氣熏天、吃香喝辣的強勢醫院跌落凡塵,一蹶不振,要麼同為弱者的醫院愈加墮落,朝不保夕,日薄西山。
  我省研究公立醫院改革已非一日,比如隔段時間就會召開專門會議,講座論辯更是不勝枚舉;操持技法多樣也廣為人知,比如實行藥品零差價銷售,三甲醫院幫扶貧困地區等。迄今有小收成而無大豐收,就在於有戰術,無戰略,甚至總體思路都錯了。醫院間千差萬別,少數強勢而多數孱弱,甚至都不是市場選擇的結果(當然,屬於公益性質、為大眾服務的公辦醫院也不被允許),而是長期以來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精心設計和勠力作用所致。因此,要改革,解決百姓看病難問題,必須“削峰填谷”,對醫療資源實行均等化,尤其對醫生實行交流制度,使其服務於全省醫療行業和所有患者,而不是一輩子待在同一家醫院,其貧其富,生死以則。如果這樣的改革無勇氣、無能力完成,是否可以退而求其次,讓所謂好醫院實質性兼併周圍幾家薄弱醫院,同規同制,同工同酬,實現局部均衡?現在搗騰的幫扶、托管之屬,實在作用微弱,味同雞肋。退而求再次,還可以考慮將優質醫院遷出鬧市區,轉移至城市邊緣,既緩解交通壓力,保證薄弱醫院有患者,有事做,有飯吃,又能讓優質醫院寧靜致遠,集中精力研究和處置重大疾病。如此等等,不勝枚舉。
  基礎性工作完成了,游戲規則定好了,再輔以嚴密監督、嚴格執行,爭而勝出者,實至名歸,誰都不會有意見,鬧情緒,社會也認可和尊重。大盤子都凹凸不平,秩序紊亂,有志者再努力都徒勞無功;間或一兩人、一兩家脫穎而出,也是“一將功成萬骨枯”,會損害和犧牲無數人的利益,或者只是個人和小集體榮耀,不具國家和社會福分。尤其改革已進行30多年,參與者難休難眠,疲憊不堪,再不儘快步入正規,鼓足餘勇作為,恐怕心力都會不逮。醫療衛生如此,各行各業一樣。
  侯紅武
  (原標題:一朵花兒開幾朵花兒敗)
創作者介紹

木作

xk94xkvg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