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年底我換了一家公司,三周時間不到,便被委以重任,撰寫部門的年終總結。第一遍,不合適,因為不瞭解部門的發展。第二遍,不合適,沒有寫出關鍵和重點。到第六遍的時候,領導表態:“我們這裡好進——”我等著“難留”兩個字從她嘴裡蹦出來,不料人家一個大轉折:“但壓力還是很大的。”“真是急智啊。”我心裡暗贊,替她鬆了一口氣。
  今年,我邁過了30歲這道坎,這個歲數談不上老,但也不算年輕,如果說有點進步,就是內心變得強大,臉皮也厚了不少,並且,不再苛求自己。要在往年,等領導說前半句的時候,我會羞憤交加,然後通宵達旦地修改總結,如果第10遍還沒改出來,我就遞上辭職報告,自動走人。但現在,我不會被一份難產的總結憋死。“有什麼大不了的,耐著性子慢慢改嘛。”這是我的真實想法,但也不會說出來,一直爛在肚子里。
  另一個改變,就是開始怕死。今年出差,坐了幾次飛機,每次我都心驚膽戰。雖然我知道飛機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,但還是不能讓自己放鬆下來。
  而在此之前,我相信生死由命,富貴在天,買機票從來不加保險。但心態這個東西,真是可以在一瞬間轉變。年初,幾位親人相繼卧病在床,如果換成小時候,我只能袖手旁觀。如今,幾個小字輩已經相繼成年,到了遇事站到前頭的歲數,所以,我們必須按人頭排班,扎扎實實地通宵守候。與此同時,還得照顧好自己,我們要是也有個三長兩短,就沒人收拾爛攤子了。當我不再為自己而活的時候,生命就變得珍貴起來。
  年中,料理完亂麻一團的家事,我離開了心愛的崗位,換了城市。因為我結婚了,雖然也能接受夫妻異地,但這種狀態不能長久,更不是負責的態度。我來之前,老婆料理好了一切,包括房子的裝修,怎麼說呢,我感覺像中了彩票。
  婚前,我最愛泡辦公室,以連續加班為榮。自己是事業型男人這點確定無疑。但婚後,我發現自己非常戀家。一到下班的點兒,我就馬上閃人。同事問我急著去幹嗎?“買菜,做飯。”我回答得理直氣壯。他們哈哈大笑,認定我深陷柴米油鹽的日子不能自拔。但我不會為此感到難為情,這些家伙還年輕,沒結婚,還不懂得享受生活的樂趣。
  當然,還有一些沒變的,比如焦慮。之前是為買房、結婚,現在開始為生養小孩犯愁。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需要的開支越來越大,這也促成了年底的又一次換工作。
  “你都已經30歲了,都這麼大——,都這麼有工作經驗了,以後你的目標是什麼?”在面試我時,領導活活把“年紀”兩個字咽下去,換上更委婉的說法。
  沒辦法,領導是個直性子,但公司待遇尚可。總結,我耐著性子改下去,因為這是我的工作,挨批,只要身在職場,那就在所難免。30歲的人了,遇事不妨有點彈性,跟生活耍耍賴,雖有圓滑之嫌,但仍不失為萬全之策。某種程度上,也可稱之為堅韌不拔。  (原標題:到了遇事要往前站的年紀)
創作者介紹

木作

xk94xkvg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