綿陽市平武縣闊達藏族鄉闊豐村村醫周德清
  □楊葉 倪潔 本報記者 石小宏
  一個火盆,兩條長凳,一位村醫,兩三個病人,這是綿陽市平武縣闊達藏族鄉闊豐村衛生室里最常見的景象。11月的山裡已經呵氣成霧,村醫周德清早早地為來往的病人準備好了火盆。這位67歲的老人在此行醫已有43個年頭了,他是全村人最信賴的“健康守門人”。
  闊豐村山高路狹,村民居住極為分散,每逢有群眾生病需要出診,周德清就要跋山涉水上門問診。鄉親們常說:“周醫生是我們隨叫隨到的家庭醫生。”鄉親們常看到周德清背著藥箱走在崎嶇山路上的情景,卻很少有人知道周德清患有眼疾,一到晚上看東西就困難。他自己開玩笑說,一隻眼遠視,一隻眼近視,沒辦法,看東西只能“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”,跋山涉水並非易事。
  2年前,村民嚴國興不慎從核桃樹上跌落,造成腰椎受損、下肢癱瘓。幾經輾轉求醫,他的雙腿都被判了“死刑”。嚴國興被送回村後,周德清每天晚上都背著藥箱去他家裡,為躺在床上的他扎針灸、做理療、推拿按摩,兩年來從未間斷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原本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的嚴國興,如今生活已能基本自理,他還時常拄著拐杖或扶著輪椅去周德清的村衛生室做足部治療。
  周德清的村衛生室,門臉雖小,卻整潔有序。屋前春有桃花、冬有臘梅,屋後種著蘭草,桌上、窗臺上擺放著各色奇石。周德清喜歡這些奇花異石,有的病人知道了從很遠的地方給他送來,看了病拿了藥沒給錢,也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謝意。都是鄉裡鄉親的,周德清從來不催問藥費。今年初,周德清又將存放多年的累計幾萬元的藥費欠賬單一把火燒掉了。
  周德清也有戀戀不捨的東西。在周德清家的閣樓上,存放著他的寶貝,有儲藥罐、中藥褡褳、診療器械,年代很久了卻捨不得丟,時不時上來看看,也是緬懷自己那段苦樂的行醫歲月。那時候,整個闊達鄉只有周德清一個醫生接生,他看護著一批批孩子出生,長大成人,再結婚生子。老伴兒來替周德清收拾舊物件時曾說“這些東西現在也用不著了,都賣了吧”,周德清卻不同意,破了舊了生鏽了,一件件仍是他的珍寶。
  除了給人看病,他讀書、畫畫、書法、篆刻、寫詩作詞。周德清的生活寧靜、充實,怡然自得。他還寫錄了厚厚一本個人詩作,字裡行間充滿了對“村醫”這個職業的無限熱愛,對山裡村民的濃厚親情。如今,周德清三個孩子都已大學畢業,要接他到城裡,他卻不去,他說這裡有他未完成的事業。
  在周德清的抽屜里,珍藏著一個筆記本。那是他剛從醫時,成都中醫學院下鄉支援的老師送他的,扉頁上寫著勉勵他的話:“走赤腳醫生的道路,創赤腳醫生的業績,攀赤腳醫生的高峰,做白求恩式的赤腳醫生。”周德清說,老師鼓勵他要像一面旗幟在闊達鄉的上空高高飄揚,“所以我義無反顧,無怨無悔,將來把遺體也捐了,只要接受的人知道這是一個鄉村醫生就行了。”
  (原標題:今年燒欠賬單 將來把遺體捐)
創作者介紹

木作

xk94xkvg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